公告


 新春伊始,万象更新!《文化大观》订阅优惠开始啦!这个2017,我们怀揣理想,不忘初心,继续为您奉上高质量的作品。年订购价180元,自即日起至2017年3月14日,凡订购杂志10套以上的读者可享受9折优惠!请致电:(0531)86993668


X关闭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
首页>
文化生活
“我所有的探索,都为寻找秩序” ——山东艺术学院院长王力克谈绘画与生活的秩序
2018-10-05  作者:张恒   

莎士比亚曾借哈姆雷特之口呐喊:“生存还是毁灭,这是个问题!”其实,还有一个问题一点也不比“哈姆雷特之惑”次要和轻松,那就是“自然还是人为”。这一问题因关乎人与艺术的存在方式而贯穿了中西全部思想、文化和艺术,每一位有深度思考的学者和艺术家都试图给出自己的答案。王力克也是其中之一。

现任山东艺术学院院长的王力克长期从事油画创作、美术教育与艺术研究,在他那里,“自然与人为”这一艺术母题变奏为“自由与秩序”这一绘画新题,而他所强调的始终是“秩序”。在他看来,所有的思想,所有的探索,都是要去寻找新的秩序,这秩序不可能从外面找到,而只能在内心建立。

  

谈绘画与现实:“现实只是启示,不是全部”

1979年考入山东艺术学院美术系算起,王力克正式走上绘画道路已整整四十个年头。四十年走来,正如中国美术家协会党组书记徐里的评价,王力克已是“中国写实油画的代表人物”和“中国油画界的中坚力量”。为纪念王力克从艺四十周年,山东美术馆特于今年五六月间为其推出油画个展,取名“切真”。

“切真”这个名字曾引发现场艺术家、艺术评论家和观众的极大兴趣,中国美术学院艺术人文学院院长曹意强、《美术》杂志主编尚辉、山东美术馆馆长张望等分别从绘画技法、美学追求、心物关系等角度展开了评价和讨论——对于真正有艺术追求的人来说,还有什么能比“真”更触动神经的呢?

然而,究竟什么是“真”?王力克自有他的理解。

“当时起这个名字的时候,希望它能够说明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,而不是停留在表面的‘真’上。”王力克认为,绘画的对象——自然和现实的确向人们展示出了一种“真”,但那是一种表面的“真”,对于绘画来说,只描绘这种“真”是不够的,因为它远远不是绘画的全部,而只是向艺术家提供了一种启示、一种激发。

王力克以自己常画的“海的题材”为例,他在绘画实践中希望用独特的笔法和技法,努力从自己所看到的海中“抽离出一幅画来”,这幅画表达的是一种非表面化的东西,而他的目的是:只要观众看到海,不管是哪一片海,都会想到他这幅画。这种“抽离”颇有柏拉图哲学“理念论”的意味,即王力克想描绘的并不是哪一片具体的海域,而就是“海”本身。具体的海域只是一种表面上的“真”,而“海”本身才是那完全的、十足的“真”。

 

   谈绘画与内心: “画家是把心里的东西掏出来”

那完全的、十足的“真”——比如“海”本身——是如何被“抽离”出来的呢?在王力克看来,这就不仅仅是笔法和技法的问题了,而与内心有关。如何通过内心建立绘画秩序,是王力克近二十年来思考和探索的核心问题。

早在2005年发表的学术论文《论绘画中的自由与秩序》中,王力克就表明了其主动接续“自然与人为之辩”这一绘画艺术焦点母题的决心,并创造性地发展出“自由与秩序之辩”这样一个新的主题。三年后,王力克又出版了专著《绘画与秩序》,对绘画秩序问题做了更加系统、深入的探讨。

“自由是天性,是生气,秩序是规律,但不应是框框。通过长期的绘画实践和思索,笔者感受到秩序在绘画中的重要作用,认为它是产生绘画美的必要因素。”对于当年著述中的观点,王力克至今坚持不变。他认为一件事情不管多复杂,都一定在一个秩序当中,只是有时候秩序没被发现,所以,所有的思想,所有的探索,都要去寻找新的秩序,一旦找到秩序、建立秩序,其他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。

仍然以海为例,王力克讲述了一段有趣的绘画经历。有人曾指着他一幅描绘大海的油画疑惑地问道:“这个地方明明是一片房子呀,你怎么给画成了海?”王力克说:“对,现在的确是一片房子,可它原来就是一片海,后来才建起了房子,我现在是重新规划,把房子去掉,让大海重现。”在王力克的绘画实践中,类似“重建秩序”的例子还有很多,“我画了很多风景,有些你照着风景找,是找不到那个地方的”。

王力克援引已故著名画家吴冠中的观点解释,画家实际上是把心里边的东西掏出来。“你心中有风景,你的眼睛就能看到风景;你心中没风景,就算风景近在眼前,你也看不到;这是一个由内而外的过程。”在王力克看来,心中的风景实际上就是内心的秩序,它来自理性的思考,没有对自然和现实的思考,没有对生活的看法,一个画家就无从表达。

 

   谈绘画与时代: “时代影响我们的思考”

人们常说,一个人不可能超拔于他的时代。艺术家也不例外。

1989年获第七届全国美展银奖的《雀巢》被认为是王力克最重要的代表作之一,也是其被讨论最多的作品之一。画面中,一位身穿白色棉衣的年轻女孩正襟坐在桌前望向画外,桌上一簇点燃的白色蜡烛笼罩着朦胧柔和的烛光,女孩身后的玻璃窗外一棵落尽了叶子的大树枝杈繁密,一个雀巢悬在枝上。三十年来,几乎所有严肃评论都从中读出了时代深意。

相比之下,王力克另一幅代表作,2004年入选第十届全国美展的《如歌的行板·钢琴课》就多了几分闲适和淡然。尚辉认为,从《雀巢》到《钢琴课》,“这种写实艺术风格变化,实际上也概括了整个中国社会在改革开放40年间,人物内心世界发生的一种变迁”。

王力克在接受本刊专访时坦陈,风格变化的背后也隐含着他内心的转变:“我从《雀巢》开始就有思考,我到现在还有思考,但是那个时候的思考和现在的思考不一样,那个时候的思考是严肃的、是正儿八经的,我不断地追问生活为什么,现在的思考有了点闲云野鹤般的味道。”

在王力克看来,一个人的内心思索、绘画实践与时代背景之间的关系,既不能用“主动”来形容,也不能用“被动”来形容,而是一种“共生”的关系,这是一种秩序:“绘画和时间有关,和年龄有关,和时代也有关,没有人可以超越他的时代,我们说有人超越了,这是后来人的评价。”王力克认为自己的绘画实践在过去几十年中的变化——无论是技术还是表达,都要归结到思想的变化,“时代对我们的影响,主要是影响我们的思考”。

 

   谈绘画与工作:  “工作事无巨细,画画不会烦躁”

2016年起,王力克又有了一个新的身份——山东艺术学院院长,尽管此前他已执掌过该院美术系,也做过副院长,积累了足够的行政经验,但是真的做了院长,面对大量琐碎的事务,他仍然感觉到了肩上的压力。

“上午和你们聊完,下午我还得赶去长清校区。”王力克接受本刊专访是在一个周日的上午,这样的周末对他来说已是常态。上任院长以来,王力克一直在整合校内专业和资源,改建成立了戏剧学院和现代音乐学院,新建成立了电影学院。“有些学院的教学设施还在完善,下午我得去长清看一下在建的工程,设计、改造、装修都得去看,教室的安排也得考虑,必须一点一点说清楚,这些事情倒不是多复杂,但是特别琐碎,如果没人过问和把控,很容易出问题……”

“马上就要开学了,我们还在筹备给学生宿舍安装空调,涉及学生承担电费的问题,我们也必须事先做好方案,怎么能尽量减轻学生的负担,怎么能尽量让学生理解……”

“今年是山东艺术学院六十周年校庆,前期已经有一些庆祝活动,十月份还要举行庆典,有一系列的工作需要筹备……”

王力克一口气说了好多需要他处理的事务性工作,临了又加了一句:“这些事情特别琐碎,可是等我回过头来休息的时候,我马上就想,这幅画该怎么画。”

这是一种让王力克颇感自豪和欣慰的状态:“行政工作非常忙,各种事情需要我签字确认,很多具体的事情需要我参与探讨,工作上可以说事无巨细,但是一旦拿起画笔,我会马上进入画画的状态。”王力克说,其实他在工作中有时会烦躁,但是绘画中就一点也没有这样的烦躁,也许会沉重,但不灰暗、不消极、不烦躁。在王力克看来,问题的关键还在于秩序,要在绘画与生活之间建立秩序,二者才能相得益彰,不仅是艺术家,这是所有人都需要面对的人生课题。


战略合作

 
QQ在线咨询
售前咨询热线
0531-86990050
售后咨询热线
0531-86990050